当前位置:主页 > 主要信息 >多点、复合与再复合 >

多点、复合与再复合

创始人
2019-12-26 阅读 702
多点、复合与再复合
 
    --顾晓军主义:大脑革命·之二千四百八十八
 
 
  因为网络广告,在上篇《伞状构思与结构》中、已提到并简单介绍了“发散思维”。在此,我打算认真给大家介绍一下。在介绍之前,我又在昨天的研究的基础上、作了进一步的深入的研究,而研究的结果是、又是、仅仅出名词、出所谓的概念,而实际上空洞无物、不过是抢占名词。
 
  通过百度百科得知,“发散思维”的“概念”之下、是“思维分类”、“发散型认知方式”、“作用”,“思维分类”、实际上与解释与构建“发散思维”无关,“发散型认知方式”下、是“是指个体在解决问题过程中常表现出发散思维的特征,表现为个人的思维沿着许多不同的方向扩展,使观念发散到各个有关方面,最终产生多种可能的答案而不是唯一正确的答案,因而容易产生有创见的新颖观念”这样的一句废话,而“作用”之下、是“核心性作用”、“基础性作用”、“保障性作用”这样的装腔作势。
 
  再往下、是“特点”,而“特点”、也是“流畅性”、“变通性”、“独特性”、“多感官性”这样的忽悠。而后,就是“举例”。在“举例”中,有“立体思维”、“平面思维”、“逆向思维”、“侧向思维”、“横向思维”、“多路思维”、“组合思维”。第一,什幺是“侧向思维”?解释是“从与问题相距很远的事物中受到启示,从而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。”,这不是扯淡吗?第二,是“平面思维”、“逆向思维”、“侧向思维”、“横向思维”与“发散思维”没有关系。第三,其“立体思维”的解释、是“思考问题时跳出点、线、面的限制,立体式进行思维”,“多路思维”的解释、是“解决问题时不是一条路走到黑,而是从多角度、多方面思考,这是发散思维最一般的形式(逆向、侧向、横向思维是其中的特殊形式)”,“组合思维”的解释、是“从某一事物出发,以此为发散点,尽可能多地与另一(或一些)事物联结成具有新价值(或附加价值)的新事物的思维方式”,这、都是些没有提供真正的方法的、书呆子式的废话。
 
  继续往下、是“方法”,“方法”有“一般方法”、“假设推测法”、“集体发散思维”、“发散思维与逻辑思维”、“逻辑思维”、“两种思维的结合”,而荒唐的更是、“集体发散思维”竟然是“集思广益”。
 
  由上可见,人类的有效资源、正在被垃圾们糟蹋着。
 
  大家知道,我的《大脑革命》,分“大脑革命”、“立体思维”、“多系统”。“大脑革命”,主要是“顾晓军主义哲学”的认识论的“公正论”、“民权论”、“自由论”和方法论的“多元论”、“趋势论”、“否定论”,方法论的哲学核心、是化繁为简。
 
  在形式简单化之后、再推出“立体思维”,在化繁为简后留下的空间里、填补上有意义的复杂。“立体思维”,分去除束缚的“打破框框”、“颠覆思维定势”、“解放思想”等,与构建“立体思维”的“伞状构思与结构”、“多点、复合与再复合”、“多‘鸟瞰’式”、“多意性”、“此非仅此”等等。
 
  而“多系统”,则是以“常识、常情、常理”、“客观、合理、系统”、“观察、分析、发现”、“质疑、解密、预测”、“把握、调整、突破”等等、为杠杆的、“立体思维”的延伸工具。
 
  毫不客气地说,我的这一套、才是真正的发散思维,而它们、则是胡扯蛋。
 
  以下,引入2014-1-15~16写的《解密“立体思维”》。
 
  如果说我的小说《国际会议》在构思中运用的“小说的伞状构思或结构法”、还不够规则的话,那幺,在小说《无话可说》里,为教学的需要、我已把“小说的伞状构思或结构法”、做得十分刻意了。或许在读完本篇后、人们能体味到“立体思维”的匠心。
 
  在《无话可说》中,叫哥的人关注的是待遇,他的前三段话、把这二十多年、对原本“同工同酬”的演变和已成为三大等级的现实、叙述的清清楚楚。而被叫哥的人,则在想着自己住的小楼、小楼接到了已成为危房的质量检测报告。叫哥的人与被叫哥的人,各有所思、各有所想,因此、叫哥的人主动与被叫哥的人的交流,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,这是在一般意义上的、朋友间的、社会生活中很常见的一种“无话可说”。
 
  于以上所叙之同时,面对叫哥的人关注的、二十多年来的待遇变化与变成三大等级的现实,不也是一种“无话可说”吗?而被叫哥的人面临的、自己住的小楼接到了危房通知,更不知会面对什幺,是被责令加固或翻修、还是将要面临强拆?其实无论是被责令加固或翻修、还是将要面临强拆,于一普通老百姓来说、都不是件简简单单的事,这是不又是一种“无话可说”呢?
 
  以上两个自然段之所解,阐明了小说《无话可说》、拥有的三条主线(或曰“伞骨”,卢德素语,见其《岁末年初勤思考 闲话解密新篇章》、《谁才是真正的“当代短篇小说大师”》等)。而实际上、于小说《无话可说》运用“立体思维”的“小说的伞状构思或结构法”、及我在此的解,不过刚刚开始。
 
  叫哥的人所关注的待遇、和他三段话所代表的三大等级、及其变化,这不就是人们常说的“改革开放”吗?不就是人们常说的“社会转型”吗?于这样的“改革开放”、这样的“社会转型”,又能有什幺话说呢?“无话可说”!而被叫哥的人的那“一九四九年的秋天盖的”楼、那“会不会像人一样?看着没倒,可骨架和肌体甚至是血液、都腐败了,被无数癌细胞侵蚀着……”的暗线,又提示什幺?于这样的暗示、这样的无法回避的现实,不也是“无话可说”吗?
 
  至此、已经理出了小说《无话可说》的五条明线与暗线、五根“伞骨”。而事实上,暗线还远远不止这些。叫哥的人关注的待遇与演变成的、社会人被分成三大等级的现实,及其折射出的“改革开放”、“社会转型”,这是“设计师”、事前所设定的呢?还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、且“改”且“转”、无形中所造成的呢?而无论是“事前所设定的”,还是“‘摸着石头过河’、且‘改’且‘转’、于无形中所造成的”,不都是违背了那战争年代、夺取政权前的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承诺吗?
 
  单以上这一节、读者顺着思绪去梳理,是还可以产生若干条线的。而这些与之前的五条线相加,又是几条线了呢?何况,于“一九四九年的秋天盖的”楼、该怎幺对待?是修、还是“强拆”了重来?修、又怎幺修?“强拆”了重来,又怎幺“强拆”、怎幺重来?把这些、再都相加上去的话,又是几条线?
 
  这就是作为“‘小说的伞状构思或结构法’教学篇”的小说《无话可说》、就是“小说的伞状构思或结构法”及其教学,也就是我说的“立体思维”、及在此对“立体思维”的展示与分解。
 
  而如果吃透了这些、且成一种自己的思维习惯,那幺,回头再看“事物,往往是立体的……比如,你做一件事,常常只考虑你与对方的关系。其实至少还有一人在观察你(事实上远不止)”(见《事物往往是立体的》),就会觉得(事实上也真的)很简单。
 
  客观上,小说《无话可说》所构建出的“立体思维”,不过是作者更具有匠心罢了;而在过去或现代的人类社会的政治、与生活之中,很多事情如果去认真而仔细地梳理、同样、也可以梳理出这样的“伞状”来。
 
  “至少还有一人在观察你”、有两层意思:一、任何事物,至少有两个以上的点(观察与被观察)。二、“至少还有一人在观察你”,说明--观察者或点远非一个。
 
  那幺,无论观察与被观察的者或点,理论上、又都是一个“伞状”、一个“立体思维”的空间。
 
  任何一个观察与被观察的者或点,只要去认真而仔细地梳理、都可能是一个“伞状”、一个“立体思维”的空间;而任何一个“伞状”与任何一个“立体思维”的空间,又都必然是“至少还有一人在观察你”……这,还仅仅是两种不同形式的复合。是不是?
 
  而如果把“两种不同形式的复合”、进行再复合的话,那幺、就有了更加繁杂的“立体思维”的空间(而这个或某个“立体思维”的空间,可能是“伞状”的,也可能不是“伞状”的。于此,没有必要钻牛角尖;“伞状”,不过用来表达和阐述一种“立体思维”空间的复杂形式)。
 
  事实上,社会就是这幺构成的,事物的关系也就是这幺一个复杂的、不断复合的“立体”。任何人,都仅仅是其中的一个点。然,每个其中的点,又必须认识这种复杂的关系。如果不能认识,那幺、被智者愚弄很可能就是百分之百了。
 
  在说清了以上之后,再来回顾艾未未、陈光诚等的把戏,用“伞状”、用“至少还有一人在观察你”(或可简称“多点”或“多元”)及“伞状”与“多点”的复合和“多点”与“伞状”的复合以及它们相互间的再复合等、观察之,就恰似易如反掌样简单。
 
  比如,明明是公开报道过陈光诚能分辨出花是红的还是黄的、却非要戴上墨镜装瞎子,明明是陈光诚没有律师资格、却非要以“赤脚律师”铺垫、再伪装成律师,明明是没有人可能徒手翻越4米高墙、却非要制造一个徒手翻越4米高墙的“逃脱”新闻,明明是没有人可能闯入美国大使馆、却非要假装陈光诚逃进了美国大使馆……当美国政要到京时,人们不可能不明白--原来,是美国政要需要陈光诚装瞎子、装律师、装逃脱,美国需要这幺一张牌。中共,因为存在“既得利益集团”与“权力新生代”,“既得利益集团”需要通过陈光诚这事给“权力新生代”以颜色、让后者难堪。因此,陈光诚装瞎、伪装成律师、作假逃脱以及之前的东师古闹剧等,就都有了国内的后台。而“权力新生代”,也想借陈光诚闹剧来转移视线。如是,一个假货便成了三方的宝贝、成了美国与西方的旗下的媒体正炒、中共的“既得利益集团”和“权力新生代”客观上反炒的“政治新星”,而事实与真相就没有人管了。
 
  如果不是中共急功近利、不在暗地里指使陈光诚到台湾去说“台独已经过时”、以打击民进党,那幺、美国就会永远装傻了、无视陈光诚早已被中共颠覆过、早已成了双料间谍的这一事实。
 
  然,养特工就是为了用的。尤其是陈光诚这样的打打杀杀的、不学无术的闹剧演员,不可能成为战略特工;因此,等待陈光诚的命运,就是用了就扔、或叫卸磨杀驴。
 
  用“伞状”、“多点”、“复合”与“再复合”所构成的、复杂的“立体思维”的多视角的观察来分析艾未未,同样很容易看得很明白--81天的“失踪”、800多万的“借款”,不过是开场白、很小的两步棋;而后面的棋,却不幸被我穷追猛打、胎死腹中。
 
  用“立体思维”看艾未未、陈光诚、马拉拉(Malala Yousufzai)等,不难发现--所有这些、不过是狙击《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(2012/235篇)》和《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(2013/731篇)》。因此,许志永的“新公民运动”及相关的人员与活动(包括胡佳等),也不过是为了狙击《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的主义(2014)》、《向诺贝尔文学奖推荐顾晓军的文学(2014)》,是还在下“一盘很大很大的棋”。
 
  这盘臭棋,用“立体思维”来分析、就是一盘死棋。因为,他们没有“公正第一”这样的思想制高点。其一,何清涟、笑蜀等无能,搞不出来。其二,即使能搞、也不敢真搞。真搞的话,类似于“三个代表”、“三个自信”之类的肯定不行,只有像“公正第一”样、于罪恶有杀伤力、才行。而真弄出于罪恶有杀伤力的,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吗?
 
  思想与理论上不行,形式与方法上也不行。“新公民运动”没有过硬的政治主张、也没有启蒙民众的形式与手段;实际上,他们的“新公民运动”不需要民众、只是自己人参与的假戏与闹剧。他们害怕民众被真的启蒙、他们害怕民众真的被发动起来,所以他们始终是他们自己的那些陈旧的形式与他们自己的那些个“明星演员”--什幺“维权”(我早说过:现在中国需要的是民权,而不是几个“明星演员”的个人的维权)、什幺“基层参选”(基层参选,中共不可能容忍;即使容忍,难道不是参与到中共的政权中去吗)、什幺挺什幺的动作(如挺“南周”。“南周”就不是中共媒体吗?社论就不是中共的社论)……凡此种种,不过是些闹剧。
 
  而他们的手段,就更加下流了。如,炒浦志强“揭发”,居然可以在只能容纳140字的微博中写揭发材料、可以用简单的谩骂代替实质性的揭发?真的是开人类社会之文字之先河!再如,炒艾晓明支持流氓燕的“开房找我”。首先是小学校长带小学女生开房,是玩处、玩童,凭什幺找你流氓燕这样的老壳子?这不是骂世人弱智吗?这不是耍流氓吗?其次,是艾晓明不知廉耻地半裸。中共的“维权”特务,一直就是这幺下流--艾未未与流氓燕等的《一虎八奶图》,全裸;李天天参与的“爱裸裸”,全裸;艾晓明的“开房找我”,半裸……一大学中文系的教授把露奶照传遍世界,是不是对中文的亵渎?
 
  其实中共的特工系统与训练,与苏俄的克格勃及前身契卡有不解之缘。克格勃训练美女间谍,怎幺可能只有理论课、而没有实践课呢?不先实践、谁有把握在日后的间谍活动能勾引到对方呢?因此,可以说--看似美女的特工,其实早已都是些烂货了。而想通了这一点,于流氓燕、李天天、艾晓明的全裸或半裸,就很好理解了。其实从“公共情妇”到薄熙来的狗血剧,不也能看出他们的老婆是可以侍奉领导或下属的吗?如此,照些裸照放在网络上流传,也该算是为党的事业献身、真正的不折不扣的现身吧?
 
  从“新公民运动”没有思想制高点、没有理论,说到他们颠倒事实的流氓手段、说到自愿裸体示众;再从艾未未、陈光诚,又说到流氓燕、艾晓明……不过想说:一旦掌握了“立体思维”,就真的是天马行空了。
 
  其实,于“立体思维”的启蒙,只要拥有“四则混合运算”的基础、就可以了。而后,循序渐进,可以通过学校的教育、也可以通过自我的训练,来完成个人的“立体思维”的体系的建立。
 
  试想,如果中国人都建立了“立体思维”,中华民族将是一个什幺样的民族?还需喋喋不休地鼓噪什幺“中国梦”吗?
 
  我可以在这里断言:第一次浪潮是农业、第二次浪潮是工业、第三次浪潮是信息化的话,那幺、第四次浪潮、必将是一次“人脑革命”(或曰“大脑浪潮”、“大脑革命”、“人脑浪潮”)。任何试图再在物质、包括化学与生物等上挖掘出革命性的努力,都是枉费心机;包括把触角伸向外星、外星人等。只有“人脑革命”和驾驭电脑的翅膀,人类才可能有个崭新的未来。
 
  顺说,任何装神弄鬼或披着宗教外衣的装神弄鬼,都是愚昧自己、愚昧他人、愚昧人类与社会,也逃脱不了被“人脑革命”后的社会清理出局。
 
  同样,任何对资讯与思想的封杀、控制或灌输,也将徒劳。因任何组织都无法控制全人类。换言之,你不让治下的民众“人脑革命”,别的种族不会因为你而放弃“人脑革命”。如是,我顾晓军发现与正在开掘的“人脑革命”,很可能产于中国而率先绚丽于他国、最终席卷世界。或许,西方智库、已经开始了对我的跟踪研究。
 
  若真如此,若在“人脑革命”中、中国再落后于西方,将是他们的罪过。
 
  “立体思维”,由“伞状”、“多点”、“复合”与“再复合”构成的、复杂的“立体思维”,是一场贡献决不会逊色于工业、信息化革命的、社会的、人脑大革命。
 
  引用毕。过去说过、树型思维其实是在二维空间中的,然、如果把树型思维置入三维空间、不就是一相似于“伞状构思与结构”的“立体思维”吗?“立体思维”和“多点、复合与再复合”,还可以如同分子结构式地立体、不断发散。“立体思维”,是多种多样的、不拘泥于形式的,中国人、都熟悉电影《地道战》,“立体思维”、也可以想象成《地道战》中的挖地道那样,所以、我以为“多点、复合与再复合”、是“立体思维”的最本质。
 
  而所谓“发散思维”,只不过是、提供了一个名词。
 
 
              顾晓军 2014-4-24 南京